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备忘录③:第三方当事人笔录分析

  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备忘录①:57页女方笔录解读
  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备忘录②:警方调查记录分析  
  询问录音+文字实录|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分析④
  今天给各位推送的,是刘强东案中其他当事人的笔录,包括:
  ① 8月30号当晚刘强东雇佣的豪华车司机的笔录
  ② 刘强东助理和秘书的笔录
  ③ 刘强东出事后第一时间雇佣的律师和Liu JY的几次电话记录
  ④ 事发后第一次报警的Liu JY的同学A
  这几份笔录当中,豪华车司机的笔录很重要。
  8月30号晚9点30分左右,刘强东和Liu JY从日料店离开,之后先到了一栋别墅,再之后从别墅到Liu JY自己的宿舍,都是乘坐的这辆豪华车。这俩车是刘强东租的,司机每天工作17小时,一周的租金17000美金。
  司机对警察说,在车上他通过后视镜看到刘强东和Liu JY有过亲密举动,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刘强东的助理注意到这一点,随之将后视镜翻转上去。
  他表示没有听到Liu JY说不,也就是没有明确的拒绝行为;但是他同样不能确认,Liu JY在这一过程中,本人是否出于自愿。
  第一位报警人小A的笔录有许多疑点。
  他是Liu JY在DBA项目的志愿者同学,同时也是陪同Liu JY在8月30号出席晚宴的那一位,他的身份格外重要。
  9月1号凌晨,Liu JY在刘强东和她发生关系后,第一时间用微信告诉了他,他赶到刘的宿舍下,并且报了警。
  警方将刘强东带走,小A与Liu?JY在大堂里谈话
  但是,事后他删除了Liu JY和他的聊天记录。
  温特警官找小A做笔录时,已经是10月9号,距离案发过去了四十天时间,距离温特重新开始调查,也有35天时间。温特探长的效率,可真够低的。
  在接受温特询问的过程中,小A同学显得顾虑重重。他对当天Liu JY发给他的微信中,对事件的描述小心翼翼,而聊天记录本身又被删除了。他不但说这些聊天记录不能回复,而且也不愿意将自己的手机交给警方,让警方试图恢复。
  在结束询问离开后的几分钟,他就打电话给温特探长,说那天的事情自己都记不清了。也就是说,他不对自己刚刚和警察做的笔录内容的真实性负责。
  显然,小A强烈地不愿意再介入事件中,即便是配合警察调查。
  他为什么会这样?不知道。
  刘强东助理和秘书的笔录价值不大,因为他们是刘强东的雇员,有利益关联。
  监控显示,刘强东秘书在Liu?JY公寓楼访客区从21:55等待至第二天凌晨4:48,警察说她真够敬业的
  刘强东律师和Liu JY的电话记录,清晰地显示Liu JY在9月1号这天,希望获得刘强东的道歉和赔偿(金钱)。结合Wente探长的调查记录,这部分讯息应该是可信的。温特探长的调查记录对Liu JY不利的是,Liu 在没有刘强东律师联系之前,就明确提到自己希望获得道歉和金钱。当然,这个要求或许是正当的,但是,它至少排除了刘强东的律师,给她设置陷阱的可能。
  从警方调查的外围人员看,他们调查的范围实在是太小了。
  首先,8月30号那天参加饭局的,刘强东DBA项目的同学,一个也没有询问。
  尤其是正式邀请Liu JY参加晚宴的姚其勇和他的助理,都没有询问。
  深圳宏兆集团董事长姚其湧(右1)与刘强东,曾共同出席东莞市凤岗镇投资签署仪式
  刘强东第一时间将Liu JY带到的那栋别墅,是刘强东DBA项目的一位同学租的,租用别墅的那位学员,也没有询问。
  据Liu JY讲,9月1号当天,DBA项目的一位学员,曾经试图充当中间人,和她联系。这位学员,也没有询问。
  其次,明尼苏达卡尔森学院方向,完全没有调查。
  比如,项目的负责人崔海涛,他是邀请Liu JY参加DBA项目志愿者的人,同时也是8月30号晚宴的参加者。Liu JY在接到晚宴邀请后,还专门咨询过崔海淘,自己是否该去参加。
  崔海涛在整个事件中的角色极为重要,但警方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。
  就连8月31号当天,替Liu JY拨通警方电话的卡尔森全球学院DBA项目助理白雪女士,也没有询问。
  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商学院
  还有,整个DBA项目的学生志愿者,警方只在四十天后找来了第一位报警人小A做了笔录,其他学员,全都没有询问。包括8月31号那天,陪同Liu JY去性侵受害者中心固定证据的小B。
  这里面肯定有客观原因。
  比如,刘强东的那些DBA项目同学,在事发后全都回到中国,警方询问不方便。
  但是,这个障碍也不是不能克服,刘强东和他的助理,就是通过电话完成的询问。如果真心想全面了解那天晚上的真实情况,电话询问其他学员,是完全做得到的。
  但是,档案显示,这些工作警方没有做。而且连试图联系的工作也没有做。
  更重要的是,卡尔森学院的项目主管,还有其他志愿者,就在明尼苏达阿波利斯,警方为什么没有找他们了解案情?这背后的原因也不清楚。
  如果媒体同行今后有机会采访到探长Wente,希望能询问上述这些疑问。
  探长Wente讯问刘强东所雇佣豪华车司机的笔录
  Wente讯问刘强东秘书的笔录(有律师和翻译在场)
  Wente讯问刘强东助理的笔录
  刘强东所雇律师和Liu JY的电话记录
  Wente讯问第一次报警人小A的笔录
  小A随后致电Wente的记录

Author: admin